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行业新闻

火电行业折戟体制改革 火电企业“病入膏肓”

阅读次数:次    发布时间:2012-10-22 14:02:21

近年来,国家各项政策都在促进可再生能源建设,火电一度被遭冷落。我国电源正悄然发生变化,火电企业投资连年下降,清洁能源投资比重明显提高。
    北极星电力网编辑据中电联发布的2012年1~7月份电力工业运行与供需简要情况获悉,1~7月份,全国规模以上电厂水电累计发电量3936亿千瓦时,同比增长15.6%。7月份,来水情况延续上月较好的势头,水电发电量916亿千瓦时,同比增长33.9%。7月份,火电发电量3215亿千瓦时,同比降低4.5%。电源完成投资中,1~7月火电完成投资479亿元,同比下降15.57%,延续上年持续下降态势,火电完成投资占电源完成投资的比重下降至28.03%,较上年同期下降4.1个百分点;水电完成投资626亿元,同比增长37.14%。1~7月份,全国水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1901小时,较上年同期增长135小时;火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2907小时,比上年同期降低167小时。
    在近日举行的首个“电力主题日”启动仪式上,中电联指出,水电发展将成为近期清洁能源发展的“重头戏”。
    火电企业经营状况急速恶化
    云南电监办密切关注这一情况,对火力发电企业的生产经营情况进行了深入的调研,并及时组织召开火力发电企业生产经营情况座谈会,多方采取措施,努力化解当前火力发电企业生产经营困境,确保云南电网安全稳定运行和电力正常供应。
    1-8月份,统调火电企业生产状况急速恶化,发电量仅完成291亿千瓦时,发电机组平均利用小时数只有2634小时,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683小时;10家火电企业有9家处于亏损状态,亏损总额达17.47亿元,去年同期亏损4.43亿元,增亏13.04亿元;所有火电企业的流动资金均依靠借贷,现金流量净值远低于短期借贷数额,现金流极度短缺。亏损的原因主要有:一是上网电价与电煤价格仍不匹配;二是设备利用率较低;三是电煤补贴等政策性资金迟迟未发放到位、环保标准提高带来费用支出加大也加剧了火力发电企业的亏损程度。
    但火电企业在电力系统中仍是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。火电装机比例占统调装机32.7﹪,1-4月份,火力发电完成发电量165.47亿千瓦时,占统调发电量49.7%,火力发电企业仍是全省电力生产骨干企业。
    9月26日,云南电监办在昆明召开了火力发电企业生产经营情况座谈会,会上各火力发电企业汇报了近期生产经营情况和当前的困难,对解决当前的困境提出了建议和措施,省物价局、省能源局、省工信委有关领导分别从各自职能进行了发言。会议一致认为应果断采取措施,及时扭转火电企业急剧恶化的经营状态。
    下一步,云南电监办将根据调研情况以及会议座谈情况形成专项报告,及时向国家电监会和云南省人民政府进行汇报,努力争取政策支持,扭转火力发电企业普遍亏损的局面,保障省内火力发电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。
    火电半数亏损 浙江受冲击大
    国电电力召开的分析师三季报电话会议,吸引了包括招商、银河、华泰、申万、中金、中信等大型券商以及多位分析师参与。
    国电电力三季报显示,公司报告期实现营业总收入407.85亿元,同比增长11%;净利润23.48亿元,同比增长23%;基本每股收益0.15元。
    虽然盈利仍在增长,但分析师们的提问也透露了担忧。据电话会议的内容,目前国电电力不仅火电电量在下降,而且出现了明显分化,浙江地区受到严重的冲击,目前仍有7家火电厂处于亏损状态。前三季度,国电电力的财务费用已经高企,增发后仍然可能面临二三十亿的资金缺口。
    “我们发现各大地区也出现了分化的现象。请问具体情况如何?”招商证券一名姓侯的分析师问道。
    “江苏地区有5%的增长,但是浙江冲击很大,出现了负增长。”国电电力相关负责人回答。
    北极星电力网编辑则关心火电厂的亏损情况。国电电力财务部负责人说,“目前国电电力的14家火电厂,其中7家盈利7家亏损,但盈利总额大于亏损总额。”他透露,这些亏损电厂集中在辽宁、东北、河北等地区。
    记者注意到,前三季度,国电电力的财务费用高达47.72亿元,同比大幅增长32%。某私募人士根据国电电力提供的工程建设预计资金做了估算:“以后国电电力可能会有170多亿元的刚性支出,我们预计大概还有二三十亿元的资金缺口。在建工程方面,会受影响吗?”
    “因为国电电力跟电力公司一样,属于资金密集型企业,这在电力行业里属于正常状态。“国电电力工程建设部等负责人说。
    专家建议谨慎看待火电投资下滑
    下半年来,有关火电投资下滑的预警逐渐增多。北极星电力网编辑注意到,从印度在7月底发生大停电事件,至10月以来,火电建设不足导致供应短缺,并诱发更大电网安全问题的讨论达到高潮,多方不断发出火电投资减缓预警。
    早在6月13日,国家能源局在2012年全国电力迎峰度夏新闻发布会上首次表示,需高度重视我国火电建设投资放缓问题。并指出“这样的趋势会影响到电力工业的健康发展,不能等到电力供应紧张的时候再去搞建设,一定要保持比较稳定的电力建设规模。 ”6月27日,国家电监会公布《电力监管年度报告(2011)》显示,2011年全国火电投资跌幅高达26%。随后,媒体关于“火电投资六年连跌传递危险信号”的报道被广泛转载。
    从数据上看,火电投资下滑的确值得警惕。中电联、电监会数据显示,2005年我国火电项目完成投资为2271亿元,2008年为1737亿元,2009年为1544亿元,2010年为1426亿元,2011年为1054亿元,而记者从国家能源局获悉,今年1-4月,火电项目完成投资仅208亿元,同比大幅下降29.3%。已核准项目有三分之一建设进度滞后,新投产容量大幅下滑;目前已同意开展前期工作的火电项目规模达到1.2亿千瓦,为历年同期最高水平,但其中55%的项目前期工作时间已超过20个月,迟迟不能具备核准条件。
    对该现象的成因,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副司长郝卫平用地方和企业“争路条积极,推进前期工作放缓;争核准积极,开工建设放缓”来总结。记者了解到,国家发改委、国家能源局已经召集五大发电集团等开会研究加强火电建设投资,并请环保、国土等部门给予支持。
    火电投资未“过冷”?
    然而,尽管火电投资出现明显下降,但对于这种下降是不是合理,有没有必要立即加强火电投资,专家给出了不同说法。
    “今年迎峰度夏对电力缺口的预计是1800万千瓦。但受经济增速放缓影响,实际缺口应该远小于这个数。即使缺口达到1800万千瓦,也是非常小的,甚至不能称为‘缺口’。我们有10亿装机,缺口不到1/50,这1/50,无论是通过错峰用电,还是通过需求侧管理,应该说都是很容易弥补的。”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长、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周大地对记者表示,“再者,从发电小时数仍没有到达较高位置看,我国目前的火电装机已经体现‘适度超前’。从目前的供求形势来看,强调加强火电投资可能为时过早。”
    记者从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获悉,2010年、2011年我国火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分别为5031小时和5294小时,远低于2006年和2007年的5612小时和5344小时。
    而随着迎峰度夏工作的推进和上半年供/用电数据的到位,多位专家表示,加强火电建设投资的迫切性已经削弱。7月31日,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发布《2012年上半年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及全年分析预测报告》,指出全社会用电量同比仅增长5.5%,增速回落幅度较大,同时,受工业用电量增速回落影响,电力消费弹性系数(电能消费增长速度与国民经济增长速度的比值)再次低于1,长达十二年、全社会用电量年均增长12%的高增长周期结束。
    一位来自中电联资深电力专家对记者表示,此前,去年底今年初,中电联、国家电网等单位曾依据8.6%的电力消费复合增速预计,到2015年,全社会用电量将达到6.3万亿千瓦时,国家能源局的预计则在6.4万亿千瓦时,但是,如果根据今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公布的“十二五”期间GDP增速7.5%的预期,以及2012年上半年实际全社会用电量增速5.5%测算,“十二五”期间全社会用电量复合增速将不超过7.5%,这也将把“十二五”末的全社会用电量拉低到6万亿千瓦时。“不要小看这0.4万亿千瓦时,这等于少了8000万千瓦的火电需求,意味着“十二五”期间,平均到每年至少可以少建1500万千瓦火电装机。从2012年上半年的情况看,用电量增速持续走低的可能性的确较大。因此我也认为,火电投资下降,的确需要引起重视,但是是不是需要马上增加投资,可以再观察一段时间。”
    “企业观望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对未来的需求不很看好。”中电联政策研究室原主任沙亦强如是对本报记者表示。
    同时,有专家提醒,“十二五”期间,我国也将集中投产一批水电、核电项目,对火电项目将起到一定替代作用。
    体制改革或为关键
    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与电力经济研究咨询中心主任曾鸣对记者表示,电力企业活跃在电力企业生产第一线,从微观的角度体察经济的寒暖,做出缩减投资的决定,一定有其道理;而国家能源局对能源供应形势掌握着详实资料,从宏观的角度对投资形势做出分析,一定有其依据。但是目前双方的思路出现悖离,体现我国电力价格的形成机制以及市场的运行机制存在内在缺陷。
    国务院研究室综合经济司副司长范必在近日发表的文章中指出的,火电机组一年可以发电6000多小时,往往只给4000~5000小时。对这部分计划内电量,电网企业按国家规定的上网电价进行收购,计划外电量则降价收购。当电煤价格大幅上涨时,火电厂超计划发电甚至造成亏损。越是煤电矛盾突出的时候,企业的发电积极性越低。在全国发电能力充裕的情况下,不合理的制度安排造成了煤电矛盾周期性发作,从而导致“电荒”。范必建议,应尽快启动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,预计改革后,发电企业的售电价格会有所上升,工商企业的用电价格会有所下降,煤电矛盾逐步得到化解,多种所有制企业将扩大对电力的投资。在目前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下,有利于提高企业竞争力,发挥稳增长的作用,从而起到一举多赢的效果。

来源:北极星电力网

  除非注明,所有文章均系研创高科原创编辑,【研创高科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】
 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yanchuang.net/news/244.html

×